繁体版 简体版
199TXT > 科幻 > 碳漠遗荒 > 卷八: 房间(三十)- 完结

等到急救队的人都回到山奈医院的时候,天色已晚。绛紫色的夜幕降临,一轮上弦月挂在棕榈树的剪影之上,像一只半闭着的眼睛。

在简单的商议之后,所有人都挤进了此前新人培训时的那间会议室里。娜奥米在回来的路上订了披萨,此时正在对梅耶软磨硬泡,企图报销账单。

房间里充斥着欢欣的气氛,由于即将到来的假期,又多了几分惜别的感情。人们或站或坐,叽叽喳喳聊个不停。在披萨同两三件啤酒一起被送达之后,隔三差五就有人来和李忻与郑打招呼、敬酒,庆祝他俩无事归来。李忻对这突如其来的关注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被人问候给他心底带来了一些久违的暖意。可郑对此的反应似乎恰好与他相反,被接二连三的应酬搞得应接不暇、疲于应对,很快就偷偷溜到人群之外的角落。——他倒像是时刻防备着有人进攻似的,故意挑了个背靠墙角的位置坐下,远远眺望着谈天说笑的人们。

过了十来分钟,玛莎婶婶推着安德鲁,也终于出现在了会议室门口。同他们一道的还有两个熟悉的面孔——小男孩何塞和他的姐姐米兰达。二人小心翼翼地探头,一开始还显出怯生生的模样,可几分钟后就飞快地被友善的人群吸纳了。安德鲁对待人群的态度倒是同郑敏之不谋而合,在拿了片披萨之后,他操纵着电轮椅穿过众人,在一连串的问候与寒暄之后,把轮椅停在了离郑不远的地方。

“你不觉得这场庆祝还少了个人?”半晌,安德鲁问郑道。

后者皱起眉头。

“你是说陈郁?”

安德鲁没有回话,只是低头咬了一口披萨。

“你觉得我们应该去叫她?”

“我不知道,你说呢?”

郑叹了口气,站起身来。

“也好,无论如何,给她一个拒绝的机会。——魏敦还和她待在一块吗?”

“至少我们前往卡萨瓦沙丘之前,他还在。”安德鲁一边说,一边驾驶他的电动轮椅,同郑一起朝着会议室外走去。

“那正好了。有些事我还需要同他了结。”

二人坐电梯到了地下室负一楼,穿过长长的走廊。那盏坏掉的日光灯还在不停的闪闪烁烁,为走廊增添了一丝诡异的氛围。

还没等到两人走到实验室的门口,一系列玻璃碎裂的声音引起了他们的警觉。郑同安德鲁对视一眼,立刻行动起来,抢在他前面冲进了实验室——

在他面前的是站在角落里、强作镇定的陈郁,一只手里防备地捏着一把手术刀。在陈郁的对面是一个伏倒在工作台上的身影,痉挛地抽搐着,扫落了桌上的玻璃器皿,这也是之前发出的噪音的来源。

“魏敦?”

郑的问题得来的是一阵含混的咕哝声作为回答。那人影似乎正处在极度的痛苦中,当他抬头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原本属于魏敦的五官似乎融化了,渐渐变换成了他们同样熟悉的另一张面孔。

“是我的错觉,还是他正变成斯密探员的模样——?”

郑的问题没有得到回应,但也不需要得到任何回应了。在脸的轮廓改变之后,一副太阳镜凭空出现、遮住了魏敦的双眼,与此同时,他身上的衣物也迅速变化,由火锅店员的穿着逐渐加深,最后变成了一套黑色的廉价西服。

“救......我。”曾经是魏敦的那个身影挣扎着说出最后一句话,紧接着像癫痫发作一般浑身僵直,以不似人类的姿势站了起来——此刻,他已经完全变成了斯密探员的模样,魏敦的特征已经完全消失。

“事情还远远没有终结。”斯密探员开口的时候,声线也已经完全变化,不再是魏敦的嗓音,“你们最好不要放松警惕,我们还会杀回来的。”

言毕,他没有给在场所有人任何反应时间,四肢着地,无视人体关节的排布,以几乎像是流体一样的运动方式朝实验室的门口直冲了过去。他被刚刚进到实验室的安德鲁的轮椅绊了一跤,但是丝毫没有回头的意思,像某种黑色的野兽一般消失在了地下室走廊的尽头。

“你们还真是招惹了什么不得了的玩意儿。”随着变成斯密探员的魏敦的离去,陈郁静静地评价道,一边松了一口气,把手术刀扔在了工作台上。

“至少暂时我们占了上风。”郑答道,可他的语气也不甚确定,“不管未来如何,总有应对方法的。”

“哪怕你要面对的是有组织有纪律、高度集权的贪欲代表?”

听到陈郁这么说,郑反而被逗乐了。

“无论怎样,至少祝我们好运吧,陈郁博士。”半分钟后,他带着一股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斗志,几乎是摩拳擦掌地答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