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99TXT > 玄幻 > 神只:军魂觉醒,神话终将降临 > 第1590章 捏碎“天命”

“变了!”

正在过去某条时间线畅游的幽君突然定住,目光严肃的看向某地。

他的目光所及之处,时间和空间都自动让路,很快就看到了如同被囚禁在少幽灾域的那个孤独身影。

但就在幽君想要做点什么的时候,一种即使是他也有些惶恐的气息猛然切断了他与那方现世的联系。

幽君沉默了,深深看了一眼命运源河对应的最深处,仿若雕塑。

........

或许在无上境的眼中,这个世界拥有无数种可能,而他们已经超脱了这无数种可能,以一种旁观者的角色去看待现世中的一切。

而在吴枫所在的那无数条可能发生的时间线中,幽君看到了数条最大的可能性,至于其他,即使是幽君也看不完全。

但这些可能中没有一种是吴枫现在所做的。

吴枫居然主动放弃了虚无本源的馈赠,将那道【伪】无上特性亲手捏碎。

没有人知道吴枫是怎么想的。

但这已经成为了事实,幽君还没继续深究,就被某种力量强行切断了与吴枫的关联。

......

现世,少幽界域。

原本盘坐不动的吴枫缓缓起身。

这一刻的他好似一个普普通通的青年,没有半点气息凸显。

吴枫的举动,让很多人都是心头一震。

那些黑袍祭司更是直接挡在了吴枫的各个方向,冷冷的看着吴枫,佁然不动。

“回去。”

一名祭司开口了,另一个方向也有紫宸家留守的强者赶来,同样冷冷注视着吴枫。

说实话,要不是紫宸家还需要一些时间,现在的吴枫已经被他们擒下了。

不过这样的等待也不会持续太久,紫宸家强行夺取【定命】的一系列准备已经到了收尾的阶段。

目前的少幽灾域,紫宸家已经撤走了大半的力量,只有紫宸昼明这位家主还留在少幽灾域外。

虽然同意了家族和轮回无极神教的谈判,但紫宸昼明仍然想试试能不能救一救紫宸瑶清。

就算最后救不了,他也要亲手为女儿收尸。

随着周围围拢的强者越来越多,吴枫也终于抬起了头颅,仰望着这些将他视为囊中之物的半步三境强者们。

这一瞬,所有目光与吴枫有所对视的人都呆住了。

这是一双他们从未见过的眼睛。

深黑,却有一种妖异的美感,如同这双眼睛就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

“轮回!”

吴枫的声音略显沙哑,却充斥着一种睥睨众生的语气。

“降临!”

话音未落,少幽灾域先一步发生了异变。

无穷无尽的幽魂从地底深处涌出。

之前说过,幽君为了维持少幽界域的可持续性,拼死尝试超脱前亲手屠杀了整整七个大界域的所有生灵。

这么多年过去,虽然消耗了一部分,但少幽灾域内部的幽魂储量仍旧是相当惊人的。

而吴枫做的就是将这些幽魂全部放出来,一次性放出来,让少幽灾域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幽魂世界。

不仅仅是如此,在吴枫动手的那一刻。

整个少幽的天幕已经变成了一片血红。

这不是吴枫的力量,或者说不是吴枫现在的力量。

吴枫依旧还只是一个奇迹境,即使他两条大道本源圆满依旧还是一个奇迹境。

唯一不同的是,吴枫亲手捏碎了那道虚无本源赐予他的【伪】无上特性。

【虚灵】的权柄之力被心界吸取,融入了凡心之中,正在向着第二种心界无上权柄迈步。

而【虚灵】本身拥有的本源却被吴枫以一种常人想都不敢想的方式献祭给了轮回深渊。

本来以【虚灵】的完整性,吴枫完全可以将其直接转换成一种新的心界权柄,但吴枫没有这么做。

反而将其一分为二,一部分权柄被【凡心】吸收,剩下的本源全部献祭给了轮回深渊。

因此吴枫获得了一道赦令,一道史无前例本来不可能出现的赦令。

仔细看吴枫的右手,除了中指那道血色圆环外,手背上已经多出了一道常人看不清的恐怖虚影。

这就是吴枫献祭无上特性本源换来的最顶尖赦令。

而该赦令的效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内层深渊真正的意义上的投影现世。

吴枫不知道这一状态能持续多久,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就算是那些站在山巅的极限劫强者亲至,也可能永远被留在少幽。

吴枫的预估是正确的。

在他喊出降临二字的时候,整个少幽灾域彻底沦陷入了内层深渊的深层投影中。

无数幽魂在内层深渊降临的瞬间死亡,但也有数量不俗的幽魂在这一刻迎来了蜕变。

强大,诡异,恐怖,灾厄!

这是吴枫对此事最直观的感受,也是少幽灾域中所有人的感受。

“你干了什么?”

诸多祭司惊恐的看着吴枫,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轮回深渊。

他们当然也感觉到了此时少幽灾域那堪称恐怖的异变。

但一切都晚了。

一切都..

晚了!

你们这些信奉轮回的祭司不是那么崇拜深渊吗?

那今天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是深渊。

吴枫残忍的看着这些一脸惊恐的祭司,以及那位留在少幽和自己谈判的紫宸家族老。

“一起死吧!”

亲手捏碎【虚灵】的那一刻,吴枫就已经有了玉石俱焚的打算。

这也是吴枫能想到的唯一打破僵局的方法。

他要让整个少幽灾域,超过百名半步三境的强者和他一起陪葬!

.....

这么多年过去,虽然消耗了一部分,但少幽灾域内部的幽魂储量仍旧是相当惊人的。

而吴枫做的就是将这些幽魂全部放出来,一次性放出来,让少幽灾域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幽魂世界。

不仅仅是如此,在吴枫动手的那一刻。

整个少幽的天幕已经变成了一片血红。

这不是吴枫的力量,或者说不是吴枫现在的力量。

吴枫依旧还只是一个奇迹境,即使他两条大道本源圆满依旧还是一个奇迹境。

唯一不同的是,吴枫亲手捏碎了那道虚无本源赐予他的【伪】无上特性。

【虚灵】的权柄之力被心界吸取,融入了凡心之中,正在向着第二种心界无上权柄迈步。

而【虚灵】本身拥有的本源却被吴枫以一种常人想都不敢想的方式献祭给了轮回深渊。

本来以【虚灵】的完整性,吴枫完全可以将其直接转换成一种新的心界权柄,但吴枫没有这么做。

反而将其一分为二,一部分权柄被【凡心】吸收,剩下的本源全部献祭给了轮回深渊。

因此吴枫获得了一道赦令,一道史无前例本来不可能出现的赦令。

仔细看吴枫的右手,除了中指那道血色圆环外,手背上已经多出了一道常人看不清的恐怖虚影。

这就是吴枫献祭无上特性本源换来的最顶尖赦令。

而该赦令的效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内层深渊真正的意义上的投影现世。

吴枫不知道这一状态能持续多久,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就算是那些站在山巅的极限劫强者亲至,也可能永远被留在少幽。

吴枫的预估是正确的。

在他喊出降临二字的时候,整个少幽灾域彻底沦陷入了内层深渊的深层投影中。

无数幽魂在内层深渊降临的瞬间死亡,但也有数量不俗的幽魂在这一刻迎来了蜕变。

强大,诡异,恐怖,灾厄!

这是吴枫对此事最直观的感受,也是少幽灾域中所有人的感受。

“你干了什么?”

诸多祭司惊恐的看着吴枫,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轮回深渊。

他们当然也感觉到了此时少幽灾域那堪称恐怖的异变。

但一切都晚了。

一切都..

晚了!

你们这些信奉轮回的祭司不是那么崇拜深渊吗?

那今天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是深渊。

吴枫残忍的看着这些一脸惊恐的祭司,以及那位留在少幽和自己谈判的紫宸家族老。

“一起死吧!”

亲手捏碎【虚灵】的那一刻,吴枫就已经有了玉石俱焚的打算。

这也是吴枫能想到的唯一打破僵局的方法。

他要让整个少幽灾域,超过百名半步三境的强者和他一起陪葬!

.....

这么多年过去,虽然消耗了一部分,但少幽灾域内部的幽魂储量仍旧是相当惊人的。

而吴枫做的就是将这些幽魂全部放出来,一次性放出来,让少幽灾域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幽魂世界。

不仅仅是如此,在吴枫动手的那一刻。

整个少幽的天幕已经变成了一片血红。

这不是吴枫的力量,或者说不是吴枫现在的力量。

吴枫依旧还只是一个奇迹境,即使他两条大道本源圆满依旧还是一个奇迹境。

唯一不同的是,吴枫亲手捏碎了那道虚无本源赐予他的【伪】无上特性。

【虚灵】的权柄之力被心界吸取,融入了凡心之中,正在向着第二种心界无上权柄迈步。

而【虚灵】本身拥有的本源却被吴枫以一种常人想都不敢想的方式献祭给了轮回深渊。

本来以【虚灵】的完整性,吴枫完全可以将其直接转换成一种新的心界权柄,但吴枫没有这么做。

反而将其一分为二,一部分权柄被【凡心】吸收,剩下的本源全部献祭给了轮回深渊。

因此吴枫获得了一道赦令,一道史无前例本来不可能出现的赦令。

仔细看吴枫的右手,除了中指那道血色圆环外,手背上已经多出了一道常人看不清的恐怖虚影。

这就是吴枫献祭无上特性本源换来的最顶尖赦令。

而该赦令的效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内层深渊真正的意义上的投影现世。

吴枫不知道这一状态能持续多久,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就算是那些站在山巅的极限劫强者亲至,也可能永远被留在少幽。

吴枫的预估是正确的。

在他喊出降临二字的时候,整个少幽灾域彻底沦陷入了内层深渊的深层投影中。

无数幽魂在内层深渊降临的瞬间死亡,但也有数量不俗的幽魂在这一刻迎来了蜕变。

强大,诡异,恐怖,灾厄!

这是吴枫对此事最直观的感受,也是少幽灾域中所有人的感受。

“你干了什么?”

诸多祭司惊恐的看着吴枫,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轮回深渊。

他们当然也感觉到了此时少幽灾域那堪称恐怖的异变。

但一切都晚了。

一切都..

晚了!

你们这些信奉轮回的祭司不是那么崇拜深渊吗?

那今天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是深渊。

吴枫残忍的看着这些一脸惊恐的祭司,以及那位留在少幽和自己谈判的紫宸家族老。

“一起死吧!”

亲手捏碎【虚灵】的那一刻,吴枫就已经有了玉石俱焚的打算。

这也是吴枫能想到的唯一打破僵局的方法。

他要让整个少幽灾域,超过百名半步三境的强者和他一起陪葬!

.....

这么多年过去,虽然消耗了一部分,但少幽灾域内部的幽魂储量仍旧是相当惊人的。

而吴枫做的就是将这些幽魂全部放出来,一次性放出来,让少幽灾域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幽魂世界。

不仅仅是如此,在吴枫动手的那一刻。

整个少幽的天幕已经变成了一片血红。

这不是吴枫的力量,或者说不是吴枫现在的力量。

吴枫依旧还只是一个奇迹境,即使他两条大道本源圆满依旧还是一个奇迹境。

唯一不同的是,吴枫亲手捏碎了那道虚无本源赐予他的【伪】无上特性。

【虚灵】的权柄之力被心界吸取,融入了凡心之中,正在向着第二种心界无上权柄迈步。

而【虚灵】本身拥有的本源却被吴枫以一种常人想都不敢想的方式献祭给了轮回深渊。

本来以【虚灵】的完整性,吴枫完全可以将其直接转换成一种新的心界权柄,但吴枫没有这么做。

反而将其一分为二,一部分权柄被【凡心】吸收,剩下的本源全部献祭给了轮回深渊。

因此吴枫获得了一道赦令,一道史无前例本来不可能出现的赦令。

仔细看吴枫的右手,除了中指那道血色圆环外,手背上已经多出了一道常人看不清的恐怖虚影。

这就是吴枫献祭无上特性本源换来的最顶尖赦令。

而该赦令的效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内层深渊真正的意义上的投影现世。

吴枫不知道这一状态能持续多久,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就算是那些站在山巅的极限劫强者亲至,也可能永远被留在少幽。

吴枫的预估是正确的。

在他喊出降临二字的时候,整个少幽灾域彻底沦陷入了内层深渊的深层投影中。

无数幽魂在内层深渊降临的瞬间死亡,但也有数量不俗的幽魂在这一刻迎来了蜕变。

强大,诡异,恐怖,灾厄!

这是吴枫对此事最直观的感受,也是少幽灾域中所有人的感受。

“你干了什么?”

诸多祭司惊恐的看着吴枫,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轮回深渊。

他们当然也感觉到了此时少幽灾域那堪称恐怖的异变。

但一切都晚了。

一切都..

晚了!

你们这些信奉轮回的祭司不是那么崇拜深渊吗?

那今天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是深渊。

吴枫残忍的看着这些一脸惊恐的祭司,以及那位留在少幽和自己谈判的紫宸家族老。

“一起死吧!”

亲手捏碎【虚灵】的那一刻,吴枫就已经有了玉石俱焚的打算。

这也是吴枫能想到的唯一打破僵局的方法。

他要让整个少幽灾域,超过百名半步三境的强者和他一起陪葬!

.....

这么多年过去,虽然消耗了一部分,但少幽灾域内部的幽魂储量仍旧是相当惊人的。

而吴枫做的就是将这些幽魂全部放出来,一次性放出来,让少幽灾域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幽魂世界。

不仅仅是如此,在吴枫动手的那一刻。

整个少幽的天幕已经变成了一片血红。

这不是吴枫的力量,或者说不是吴枫现在的力量。

吴枫依旧还只是一个奇迹境,即使他两条大道本源圆满依旧还是一个奇迹境。

唯一不同的是,吴枫亲手捏碎了那道虚无本源赐予他的【伪】无上特性。

【虚灵】的权柄之力被心界吸取,融入了凡心之中,正在向着第二种心界无上权柄迈步。

而【虚灵】本身拥有的本源却被吴枫以一种常人想都不敢想的方式献祭给了轮回深渊。

本来以【虚灵】的完整性,吴枫完全可以将其直接转换成一种新的心界权柄,但吴枫没有这么做。

反而将其一分为二,一部分权柄被【凡心】吸收,剩下的本源全部献祭给了轮回深渊。

因此吴枫获得了一道赦令,一道史无前例本来不可能出现的赦令。

仔细看吴枫的右手,除了中指那道血色圆环外,手背上已经多出了一道常人看不清的恐怖虚影。

这就是吴枫献祭无上特性本源换来的最顶尖赦令。

而该赦令的效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内层深渊真正的意义上的投影现世。

吴枫不知道这一状态能持续多久,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就算是那些站在山巅的极限劫强者亲至,也可能永远被留在少幽。

吴枫的预估是正确的。

在他喊出降临二字的时候,整个少幽灾域彻底沦陷入了内层深渊的深层投影中。

无数幽魂在内层深渊降临的瞬间死亡,但也有数量不俗的幽魂在这一刻迎来了蜕变。

强大,诡异,恐怖,灾厄!

这是吴枫对此事最直观的感受,也是少幽灾域中所有人的感受。

“你干了什么?”

诸多祭司惊恐的看着吴枫,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轮回深渊。

他们当然也感觉到了此时少幽灾域那堪称恐怖的异变。

但一切都晚了。

一切都..

晚了!

你们这些信奉轮回的祭司不是那么崇拜深渊吗?

那今天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是深渊。

吴枫残忍的看着这些一脸惊恐的祭司,以及那位留在少幽和自己谈判的紫宸家族老。

“一起死吧!”

亲手捏碎【虚灵】的那一刻,吴枫就已经有了玉石俱焚的打算。

这也是吴枫能想到的唯一打破僵局的方法。

他要让整个少幽灾域,超过百名半步三境的强者和他一起陪葬!

.....

这么多年过去,虽然消耗了一部分,但少幽灾域内部的幽魂储量仍旧是相当惊人的。

而吴枫做的就是将这些幽魂全部放出来,一次性放出来,让少幽灾域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幽魂世界。

不仅仅是如此,在吴枫动手的那一刻。

整个少幽的天幕已经变成了一片血红。

这不是吴枫的力量,或者说不是吴枫现在的力量。

吴枫依旧还只是一个奇迹境,即使他两条大道本源圆满依旧还是一个奇迹境。

唯一不同的是,吴枫亲手捏碎了那道虚无本源赐予他的【伪】无上特性。

【虚灵】的权柄之力被心界吸取,融入了凡心之中,正在向着第二种心界无上权柄迈步。

而【虚灵】本身拥有的本源却被吴枫以一种常人想都不敢想的方式献祭给了轮回深渊。

本来以【虚灵】的完整性,吴枫完全可以将其直接转换成一种新的心界权柄,但吴枫没有这么做。

反而将其一分为二,一部分权柄被【凡心】吸收,剩下的本源全部献祭给了轮回深渊。

因此吴枫获得了一道赦令,一道史无前例本来不可能出现的赦令。

仔细看吴枫的右手,除了中指那道血色圆环外,手背上已经多出了一道常人看不清的恐怖虚影。

这就是吴枫献祭无上特性本源换来的最顶尖赦令。

而该赦令的效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内层深渊真正的意义上的投影现世。

吴枫不知道这一状态能持续多久,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就算是那些站在山巅的极限劫强者亲至,也可能永远被留在少幽。

吴枫的预估是正确的。

在他喊出降临二字的时候,整个少幽灾域彻底沦陷入了内层深渊的深层投影中。

无数幽魂在内层深渊降临的瞬间死亡,但也有数量不俗的幽魂在这一刻迎来了蜕变。

强大,诡异,恐怖,灾厄!

这是吴枫对此事最直观的感受,也是少幽灾域中所有人的感受。

“你干了什么?”

诸多祭司惊恐的看着吴枫,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轮回深渊。

他们当然也感觉到了此时少幽灾域那堪称恐怖的异变。

但一切都晚了。

一切都..

晚了!

你们这些信奉轮回的祭司不是那么崇拜深渊吗?

那今天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是深渊。

吴枫残忍的看着这些一脸惊恐的祭司,以及那位留在少幽和自己谈判的紫宸家族老。

“一起死吧!”

亲手捏碎【虚灵】的那一刻,吴枫就已经有了玉石俱焚的打算。

这也是吴枫能想到的唯一打破僵局的方法。

他要让整个少幽灾域,超过百名半步三境的强者和他一起陪葬!

.....

这么多年过去,虽然消耗了一部分,但少幽灾域内部的幽魂储量仍旧是相当惊人的。

而吴枫做的就是将这些幽魂全部放出来,一次性放出来,让少幽灾域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幽魂世界。

不仅仅是如此,在吴枫动手的那一刻。

整个少幽的天幕已经变成了一片血红。

这不是吴枫的力量,或者说不是吴枫现在的力量。

吴枫依旧还只是一个奇迹境,即使他两条大道本源圆满依旧还是一个奇迹境。

唯一不同的是,吴枫亲手捏碎了那道虚无本源赐予他的【伪】无上特性。

【虚灵】的权柄之力被心界吸取,融入了凡心之中,正在向着第二种心界无上权柄迈步。

而【虚灵】本身拥有的本源却被吴枫以一种常人想都不敢想的方式献祭给了轮回深渊。

本来以【虚灵】的完整性,吴枫完全可以将其直接转换成一种新的心界权柄,但吴枫没有这么做。

反而将其一分为二,一部分权柄被【凡心】吸收,剩下的本源全部献祭给了轮回深渊。

因此吴枫获得了一道赦令,一道史无前例本来不可能出现的赦令。

仔细看吴枫的右手,除了中指那道血色圆环外,手背上已经多出了一道常人看不清的恐怖虚影。

这就是吴枫献祭无上特性本源换来的最顶尖赦令。

而该赦令的效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内层深渊真正的意义上的投影现世。

吴枫不知道这一状态能持续多久,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就算是那些站在山巅的极限劫强者亲至,也可能永远被留在少幽。

吴枫的预估是正确的。

在他喊出降临二字的时候,整个少幽灾域彻底沦陷入了内层深渊的深层投影中。

无数幽魂在内层深渊降临的瞬间死亡,但也有数量不俗的幽魂在这一刻迎来了蜕变。

强大,诡异,恐怖,灾厄!

这是吴枫对此事最直观的感受,也是少幽灾域中所有人的感受。

“你干了什么?”

诸多祭司惊恐的看着吴枫,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轮回深渊。

他们当然也感觉到了此时少幽灾域那堪称恐怖的异变。

但一切都晚了。

一切都..

晚了!

你们这些信奉轮回的祭司不是那么崇拜深渊吗?

那今天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是深渊。

吴枫残忍的看着这些一脸惊恐的祭司,以及那位留在少幽和自己谈判的紫宸家族老。

“一起死吧!”

亲手捏碎【虚灵】的那一刻,吴枫就已经有了玉石俱焚的打算。

这也是吴枫能想到的唯一打破僵局的方法。

他要让整个少幽灾域,超过百名半步三境的强者和他一起陪葬!

.....

这么多年过去,虽然消耗了一部分,但少幽灾域内部的幽魂储量仍旧是相当惊人的。

而吴枫做的就是将这些幽魂全部放出来,一次性放出来,让少幽灾域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幽魂世界。

不仅仅是如此,在吴枫动手的那一刻。

整个少幽的天幕已经变成了一片血红。

这不是吴枫的力量,或者说不是吴枫现在的力量。

吴枫依旧还只是一个奇迹境,即使他两条大道本源圆满依旧还是一个奇迹境。

唯一不同的是,吴枫亲手捏碎了那道虚无本源赐予他的【伪】无上特性。

【虚灵】的权柄之力被心界吸取,融入了凡心之中,正在向着第二种心界无上权柄迈步。

而【虚灵】本身拥有的本源却被吴枫以一种常人想都不敢想的方式献祭给了轮回深渊。

本来以【虚灵】的完整性,吴枫完全可以将其直接转换成一种新的心界权柄,但吴枫没有这么做。

反而将其一分为二,一部分权柄被【凡心】吸收,剩下的本源全部献祭给了轮回深渊。

因此吴枫获得了一道赦令,一道史无前例本来不可能出现的赦令。

仔细看吴枫的右手,除了中指那道血色圆环外,手背上已经多出了一道常人看不清的恐怖虚影。

这就是吴枫献祭无上特性本源换来的最顶尖赦令。

而该赦令的效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内层深渊真正的意义上的投影现世。

吴枫不知道这一状态能持续多久,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就算是那些站在山巅的极限劫强者亲至,也可能永远被留在少幽。

吴枫的预估是正确的。

在他喊出降临二字的时候,整个少幽灾域彻底沦陷入了内层深渊的深层投影中。

无数幽魂在内层深渊降临的瞬间死亡,但也有数量不俗的幽魂在这一刻迎来了蜕变。

强大,诡异,恐怖,灾厄!

这是吴枫对此事最直观的感受,也是少幽灾域中所有人的感受。

“你干了什么?”

诸多祭司惊恐的看着吴枫,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轮回深渊。

他们当然也感觉到了此时少幽灾域那堪称恐怖的异变。

但一切都晚了。

一切都..

晚了!

你们这些信奉轮回的祭司不是那么崇拜深渊吗?

那今天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是深渊。

吴枫残忍的看着这些一脸惊恐的祭司,以及那位留在少幽和自己谈判的紫宸家族老。

“一起死吧!”

亲手捏碎【虚灵】的那一刻,吴枫就已经有了玉石俱焚的打算。

这也是吴枫能想到的唯一打破僵局的方法。

他要让整个少幽灾域,超过百名半步三境的强者和他一起陪葬!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