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99TXT > 科幻 > 霸总娇妻身披马甲无数 > 第530章 罪行坐实(二)

“我——我没有陷害她。是她让我这么做的。我只是说我和布丽有染,以说服大家。”

“为了说服大家,你就编造了所谓的‘真相’,对吧?”莫妮卡一针见血地指出。

“不,都是布丽一手策划的!”

“但所有的事情都离不开你的权力支持。再说,你为何要听从布丽,去犯罪呢?”莫妮卡冷酷地说,“丹尼尔,我想提醒你,你现在所做的证词并不能证明布丽是否这次事件的主谋。如果你不能证明自己不是主谋,法庭将会认定你是此次事件的始作俑者。换句话说,你要为此事负最大的责任。不仅是因为你滥用职权包庇他人,更重要的是卡戴琳尼企业的疫苗事件还涉及到一个男孩的生命,你将必须为这个男孩的死承担责任!”

“我没有杀那个男孩。我不知道那孩子会被注射氰化钾。我只是伪造了质检报告。男孩身上发生的事与我无关!”丹尼尔激动不已。

他非常清楚,在哈肯,谋杀可是死罪。

“但是结果是你成了这起事件的主要责任人,所以你应该承担全部责任。”莫妮卡一字一句地提醒他。

“真的不是我干的!真的不是我!”丹尼尔惊慌失措。

“那么是谁做的?”莫妮卡步步紧逼。

这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讶得倒吸一口凉气。

或许之后大家都会想到像丹尼尔这样的关键人物存在,但他们绝不会像莫妮卡这样反应迅速。

他们一直以为莫妮卡只是一个平庸无能、只会玩乐的富家千金。然而此刻,每个人都不禁对她刮目相看。

而且,她的辩论技巧和咄咄逼人的气势,并非一个只知道玩乐的20岁小姑娘所能展现出来的。

丹尼尔也被莫妮卡逼得有些语无伦次。

正当他准备开口时,迈克尔严厉地说:“丹尼尔,你在回答前一定要仔细考虑清楚。如果你撒谎捏造事实,将会受到法律惩罚。你现在没有动机去陷害莫妮卡,所以法庭无法判你有罪!”

“法官大人,”朱达插话道,他对法官尊敬而强势。“被告迈克尔正在严重影响丹尼尔的行为和言语。我请求他在我的当事人质询丹尼尔期间保持沉默。”

“批准!”法官同意了。

显然,迈克尔是在故意威胁丹尼尔。

迈克尔紧握双拳,咬牙切齿。

莫妮卡毫不浪费时间,对丹尼尔说道:“虽然迈克尔说得没错,你现在确实没有动机去陷害我,法庭也不会因你杀害男孩来陷害我而判处你有罪,但你撒谎捏造事实却是事实。如果你不说出真相,你会遭受比现在更严重的刑罚。直白点说,作为本案的关键人物,如果不能把事情原委解释清楚,这个案子就会压在你身上。只要你一天不说实话,就可能被永久关押。你觉得有一天你会被释放出狱吗?”

丹尼尔额头上满是汗水,显得十分慌乱,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莫妮卡继续说:“再告诉你一件事,迈克尔现在已经自身难保。如果你还指望他能帮你,那你应该放弃这种想法。他现在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你觉得他还能做什么吗?或者说,即便你现在放他一马,你觉得他会放过你吗?想想布丽现在正在经历的一切吧。”

“莫妮卡,你这是在威胁我——”

“闭嘴!”法警喝道,“你现在正处于禁言状态。”

迈克尔忍了一次又一次。

他说:“我要求休庭。我需要我的辩护律师。我要自我辩护——”

“是迈克尔命令我这么做的!”丹尼尔突然承认。

迈克尔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完全失去了控制。

“是他让我这么做的!”丹尼尔字字清晰地说,“他让我指证布丽,因为布丽有动机陷害莫妮卡。他说布丽不会出现在法庭上,所以布丽无法为自己辩护。我这么做的好处是,被判入狱后,他能在五年内想办法把我弄出来。甚至还可以再次把我安排到重要的位置上,让我的职业生涯不至于毁于一旦!”

“你这胡说八道些什么?”迈克尔愤怒地反驳。

“原告,请控制情绪,保持安静!”法官严肃地提醒道。

迈克尔的脸色因怒气而扭曲。

莫妮卡对法官说:“案情已经很明朗了。迈克尔是整个事件的主谋,他利用自己作为前任质检部门主管的身份以及对丹尼尔的影响和操控力,逼迫丹尼尔为他制作一份伪造的质量检测报告。现在事情败露,为了洗脱罪名,他想把布里当作替罪羊,并让丹尼尔编造谎言。我还掌握有证据能证明迈克尔这样做的原因不只是因为我在婚礼上揭露了他的真面目,真正的原因是他现在掌控着阳光制药,这家公司在市场上与卡戴琳尼企业有着巨大的竞争优势。一旦卡戴琳尼企业垮台,阳光制药将垄断哈肯国的医药市场。”

“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迈克尔与阳光制药有关联吗?”朱达律师向莫妮卡提问。

“我想阳光制药的高层管理人员应该可以证明这一点。”

“庭上,我们需要请来阳光制药的一位证人。”

“批准。”

半小时后,阳光制药的高级经理被带到了法庭上。

“迈克尔是否是阳光制药的股东?”朱达律师问阳光制药的总经理威尔逊·索尼。

“是的,阳光制药原本是一家小规模制药公司,正是迈克尔注入大量资金并取得了对该公司的控制权。对外我是阳光制药的总经理,但实际上我持有的阳光制药股份不到10%,其余90%的股份属于迈克尔。”

迈克尔眼中泛红,此刻他甚至猜想威尔逊不顾他的面子作证,肯定是桑德斯家族在背后指使!

“你有证据吗?”

“这是我与迈克尔签署的合作协议。”威尔逊拿出文件,似乎早有准备。

朱达接过文件快速浏览了几遍,然后呈交给陪审团。

陪审团确认无误后,给了法官一个肯定的答复。

“为了达到让阳光制药击垮卡戴琳尼企业的目的,迈克尔精心策划了这场杀人的构陷事件。”说到此处,莫妮卡情绪激动。

迈克尔为了实现目标竟然真的可以无视人命!

人群中也因为莫妮卡的话引起了轩然大波。

“尊敬的法官,根据我的当事人对被告丹尼尔和布里的陈述以及其他相关证据,我们可以充分证明卡戴琳尼制药发生的疫苗事故是由迈克尔一手造成的。请您依法作出裁决。”

“我承认。”迈克尔突然大声说道,“我承认我指示丹尼尔伪造了质量检测报告,也确实想用布里当替罪羊。”

迈克尔的认罪令众人惊讶不已,他先前一直在为自己辩护,现在却突然承认了。

当然,他承不承认此时已不再重要,犯罪事实清楚,即使他不承认也会被判刑。

“但是那个男孩因疫苗去世的事跟我无关!”迈克尔高声澄清。

莫妮卡眼神微眯。

伪造质量检测报告最高判刑三年至五年,只有涉及到人命时才有可能判处死刑。

“莫妮卡所说的每一件事都是真实的。的确,为了报复她并且发展阳光制药,我确实利用了这次疫苗事故达到我的目的。但是,我没有做过诸如秘密调换疫苗、下毒等事,所以那件事与我无关。”

“世界上没有这么巧的事情!”莫妮卡厉声道。

“巧合不代表就是我所为。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是我做的?是丹尼尔、布里,还是其他人?他们能作证是我干的吗?”

莫妮卡看向丹尼尔和布里。

他们两人并未参与迈克尔私下调换疫苗并指示他人注射氰化钾的事件,因此无法提供任何有效的证据或证词。

莫妮卡沉默片刻后说:“给小男孩接种疫苗的工作人员瓦利·菲斯克可以作证。”

瓦利·菲斯克同样坐在被告席上。

他已经供认自己偷偷调换了疫苗,导致小男孩被氰化钾中毒。而且在他的供述中指出,这是布里指使他这样做的。

现在,大家的注意力再次集中到瓦利身上。

莫妮卡说:“尊敬的法官,基于迈克尔的认罪以及布里的犯罪事实,我们能否得出结论,即布里并不是此次事件的幕后黑手?”

法官望向陪审团,陪审团成员互相交换意见后给出了明确的回答。

法官宣布:“根据当前证据及案发现场事实,我们可以确定布丽并非此案的主谋。”

“如此一来,我们可以肯定沃尔利的供词也是伪造的,不能作为合法依据。”

“原告方观点成立。”法官予以确认。

“既然沃尔利隐瞒了此案真相,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他。”

“准许提问。”法官同意。

莫妮卡面对着沃尔利,后者也看着莫妮卡,情绪并未有太大波动。

莫妮卡问道:“你说是受布丽指使,并且她给了你氰化钾?”

沃尔利没有回答。

“我可以问一下她是怎样交给你的吗?”

然而,沃尔利依然保持沉默。

莫妮卡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按照哈肯法律,如果被告明知事实而不予回答,则可认为原告陈述的相关事实为真实情况。史密斯先生,我说得对吗?”

朱达惊讶不已,没想到莫妮卡对法律如此熟悉。

他迅速回应道:“是的。”

“那么,我的陈述的事实就是:沃尔利手中的氰化钾是由迈克尔提供的。迈克尔指示他给孩子注射疫苗,然后将责任推到卡戴琳尼制药身上。”

“我反对!我反对莫妮卡这样构陷我!就因为沃尔利不回答,不代表是我给他的,这完全不是事实!”迈克尔心慌意乱。

“我现在就要告诉沃尔利实情,应该由他自己回答,而不是你。”莫妮卡一字一句地说得很慢。

迈克尔咬紧牙关。

莫妮卡再次看向沃尔利,“如果你选择不回答,那就意味着我陈述的事实为真。一旦认定,可以作为指控迈克尔的证据!”

“不。”沃尔利开口道。

莫妮卡冷笑一声,“如果不是,那又是谁给你的?”

“是布丽。”沃尔利坚持说。

迈克尔冷笑着,莫妮卡确实低估了他。

沃尔利宁愿撒谎也不愿遂莫妮卡的心愿,因为迈克尔已经收买了沃尔利,后者绝不会背叛他。

“如果被告明显在撒谎,我们同样可以认定原告陈述的事实为真。”莫妮卡清晰地强调每一个字。

迈克尔的脸色变得煞白。

莫妮卡何时变得如此厉害,连哈肯的法律都如此熟悉?

沃尔利开始感到恐慌。

和丹尼尔一样,他可能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所以并没有准备任何应对之策。

他不能背叛迈克尔。按照他们的规矩,他不能暴露雇主身份。如果背叛,等待他的将会比正常死亡痛苦百倍!

于是他直视着莫妮卡,而她说:“你可以选择不回答,也可以选择撒谎,但这都无法掩盖迈克尔的罪行。我给你两分钟时间考虑。如果你如实回答,我可以请求法官对你从轻判决。但如果你坚持这样做,我也不会勉强你。”

说完后,莫妮卡平静地等待沃尔利的答案。

随着时间流逝,迈克尔也异常紧张。

无论沃尔利是否承认,一旦认定他在撒谎,法庭就会采用原告陈述的事实作为依据。最重要的是,他找不到任何能洗清自己嫌疑的证据。

他真的没想到有一天会栽在莫妮卡手里。

他原本以为即使承认唆使质检部门出具假报告的罪行,最多也只是判三五年有期徒刑,只要活着就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但是显然,莫妮卡是要置他于死地!

两分钟后,莫妮卡再次发问:“我再问你一遍,所有事情是不是都是迈克尔指使你做的?”

沃尔利看着莫妮卡,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我只有一个要求。”

“说吧。”

迈克尔的情绪几乎失控!

“我希望我能立即被执行死刑。”沃尔利说。

莫妮卡震惊地看着朱达。

朱达迅速解释:“根据哈肯的法律,无论是主谋还是教唆犯,只要该人直接导致他人死亡,且行为恶劣,都可以立即判处死刑。沃尔利所犯罪行符合上述条件。”

得到答案后,沃尔利接着说:“是的,确实是迈克尔让我这么做的。我和他签了一份生死协议,他给了我500万美元,我有交易记录。”

“请出示你的交易记录。”朱达有些兴奋。

虽然迈克尔的定罪已成定局,但在真相大白之后仍给人带来一种成就感。至少,不会再有流言蜚语,法院的判决也会更加坚定。

“我的账户……”沃尔利提供了账号,“虽然是用别人的名字,但我一直在使用。迈克尔先转了250万美元作为押金,任务完成后又转了另外250万。现在,这两笔钱都已经在我的账户里,我没有挪用。”

“法官大人,请核实。”

法官安排银行进行核实,银行工作人员来到法庭证实沃尔利指定的账户确实收到了500万美元的转账记录,虽不是直接来自迈克尔的账户,但该账户与迈克尔本人账户有多次转账记录。

这样一来,足以证明迈克尔与沃尔利之间的交易存在,足以证明迈克尔蓄意调换了疫苗。

此刻,迈克尔的所有罪行都被证实无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